為夢想而窒息!這才是樂視手機最好出路:一聲嘆息

  • A+
所屬分類:新聞 生活道理

樂視資金鏈問題一直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一有負面的風吹草動就引來媒體們的圍觀與爆料。國內外業務裁員、樂視體育丟失冠名權、樂視視頻拖欠大廈物業費,員工不得入內、最近又爆出樂視影業票房慘淡、樂視員工被斷繳社保……
樂視各個子業務都在經受前所未有的危機。屋漏偏逢連夜雨,身處樂視生態下的樂視手機自然也逃不掉輿論的風口。

樂視手機自從去年開始爆發危機至今,樂視大廈樓下經常出現手機供應商來討債,這也暴露出樂視手機資金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除了資金問題,樂視手機還面臨著高管離職、戰略地位降級、新品開發或被叫停等各種難題。
最近又有傳聞稱樂視手機遭各大平臺下架,就目前的發展情況而言,雖然官方做出了“新機計劃正常進行”的回應,但樂視手機的未來也是兇多吉少。
眾所周知,目前樂視整體上都處于對資金非常饑渴的狀態,除去手機業務以外,包括樂視汽車、樂視體育等其他業務同樣發展不理想,當然也就很難抽出錢來支援手機業務。回顧樂視手機之前的發展,從2015年至2017年,似乎為我們畫出了一條拋物線,前半段業績“很精彩”,后半段則陷入了災難。
2015年雙十一拿下了京東雙11的新品銷量冠軍,成功躋身京東手機銷量品牌榜前五名。2016年5月19日,樂視超級手機開售一周年,總銷量突破1000萬臺,創造了國內新晉手機品最快突破千萬銷量的記錄。
表面上來看,這些數據能讓人眼前一亮,但事實上我們身邊又有多少人真真正正地在使用樂視手機,樂視手機真正的市場占有量又是多少?這就令機哥對1000萬的銷售總量存在質疑。

從樂視手機的運營模式來看,更多的似乎是延續了聯想手機的運營模式,在過去的幾年中,聯想曾登頂國產手機銷量的榜首,但隨著其他品牌諸如OPPO、華為不僅走線上渠道還走向線下建立社會渠道,聯想仍然選擇只抱著運營商這條大腿,結局當然是早已不見蹤影。成也運營商,敗也運營商,不懂轉變渠道經營就是聯想的根本問題。
回歸樂視其實也是大同小異,單是依賴于傳統運營商這條路上并不能激發市場和消費者的興趣,所以,這1000萬的銷售量大多也是積攢到了運營商的頭上,可以說,樂視手機實際上一直都只是處于泡沫之中,消費者不知情,但賈躍亭終究是騙不了自己的。
其次,從樂視手機的發展情況來看,又與小米手機如同一轍,屬于互聯網手機品牌,只不過屬于后來者,到了2015年上半年才進入手機市場,采用生態補貼硬件的特價方式攻打低端市場。兩者不同的是,一個打破了電視的格局,一個打破了手機的格局。

在做電視之前,可能注意樂視的人并不多,就在樂視推出超級電視之后,樂視名聲大旺,如同小米通過手機業務迅速走紅一樣。賈躍亭憑借樂視電視的運作,積累了成熟的打法、品牌知名度、以及一定媒體資源,構建了自己傳播推廣上的強大優勢,在這樣的基礎上推出了樂視手機,但短短的幾年間還是因為自身的模式問題給整個樂視生態造成了負擔。
它提倡的模式是“硬件負利,后項服務收費”,主要是通過會員、軟件服務等方式獲得更多的利潤。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個富有想象空間的盈利模式。然而這個模式所依托的是手機廠商要有強大的資金基礎去頂住硬件虧損帶來的壓力,顯然,樂視現在并不具備這樣的能力,不計成本,過度的崇尚生態文化也是讓樂視手機走向衰敗的又一原因。畢竟,僅僅依靠內容和軟件上的收益,根本無法填補硬件上的損失。
周鴻祎復盤360手機的失敗時曾說,“天天鼓吹性價比,結果賣一臺虧一臺。”大凡手機廠商,這幾年都開始從高配低價的“屌絲打法”逐漸向高配高價或低配高價的消費升級方向發展。唯有樂視毫不動搖地圍繞著“生態”做文章,所以逐漸掉隊,失去其競爭力也是必然的趨勢。

最后,對樂視手機打擊最大的,還有高管決策層的離開。2017年4月,樂視手機原掌門人馮幸主動提出讓位,5月,掌管供應鏈的副總裁王大勇也“因個人原因”選擇離職,樂視手機的重任交付到了備受賈躍亭信任、80后的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手上。
咨詢公司出身的阿木在今年4月以直播的方式主持了樂視手機有史以來最尷尬的一次發布會。缺乏一個富有經驗的高管統籌操盤,意味著手機業務很難再采取積極的進取策略,而隨即讓一位缺乏經驗的高管接任,也表明樂視似乎不期望手機接下來有出色表現了,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也意味著手機在樂視內部戰略地位的降級。
然而,真正決定樂視手機命運的人,還是孫宏斌。孫宏斌與賈躍亭不一樣,是個地地道道的商人,168億的及時雨除了帶來賈躍亭最渴望的現金外,也帶來了賈躍亭始料未及的野心。一句輕描淡寫的“把樂視分為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直接將后者的業務歸零重建。
組織架構重建、解除賈躍亭樂視網總經理一職、分離樂視業務、接盤樂視房地產項目……孫宏斌在最短時間內打出一套措手不及的組合拳,拳拳擊中要害,將賈躍亭的風格徹底顛覆,也將缺乏資金支持、品牌形象一落千丈的樂視手機打入谷底。
此時樂視手機所面臨的任何一個問題,都會讓人覺得樂視手機大概無法起死回生:欠債尚未還清,危機后再未引入投資或獲得新的入股;資金鏈斷裂徹底打破了它“硬件負利,后項服務盈利”的夢想;在眾多競爭對手都在紛紛布局線下渠道的同時,負責樂視手機線下渠道的銷售與服務平臺正進行大裁員;手機掌舵人馮幸被曝離職。
現在,人員不斷流失的樂視手機研發部門已經沒有足夠的人手再開發一款新手機,與此同時外援酷派又自顧不暇……樂視手機實際上面臨的是生死存亡問題。而對于整個樂視生態來說,還做不做樂視手機則是取舍的問題。
換一種角度來說,我們可以把樂視手機當做是樂視生態體系中重要的一環,原有的網站靠什么和金融、汽車、體育連接起來?靠的只能是手機,只有手機才會向消費者傳播內容。
再者,手機業務其實是有盈利空間的,這和樂視汽車不同,LeSEE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量產并真正走進人們的生活,但是樂視手機卻因為生態補貼戰略,定價較低曾經獲得過消費者的認可,只不過是個未老先衰的嬰兒罷了。
如果拋開生態只談手機業務,樂視手機或許能有一個好的發展前景。
正如孫宏斌所說的“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就目前的情況來看,或許賣掉手機業務是樂視最好的出路。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